最近大廚都在為一件事情煩,走進走出嘴巴一直念個不停。

 

話説,我們家大廚還有一年就要畢業了,畢業真的有如失業,對於年級近30的人來説還真的是非常地焦慮。

因爲打工,上課的時間已經無法讓大廚喘氣,而且大廚覺得男生留在日本公司上班,毫無地位可言,所以堅持不在日本就職。

那他到底要去哪裏呢?

 

大廚在來日本之前,曾經在新加坡工作過好一段時間。馬來西亞人對於馬來西亞的工作,生活處於不滿的狀態已經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,這個星期六聽説還會有一個反政府的大型示威活動。關於國家大事,我其實真的不是很大的關心。但是對於大廚的焦慮我也很想分擔下。

 

大廚曾經說過,即使回國后也一定不會在馬來西亞工作,寧願跨海到新加坡去賺新幣。

那種不公平的待遇,薪水也少。至少也是一個留日的留學生,在馬來西亞工作確實還真的有點丟臉。這個也是真的,因爲有兩個朋友紛紛回去,一個賺的是3000新幣,另一個卻是3000馬幣。大廚不屑的表情我還記得。

猶言在耳,那如果不打算在馬來西亞工作的話,干嘛老是在意馬來西亞的薪水,生活不公平什麽的呢?

講是這樣講啦。可能到時候也有可能在馬來西亞呢?冏冏~~

 

馬來西亞人的性格有時候也很難預測。。。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ylvia 的頭像
Sylvia

Sylviaの日本攝影日記

Sylv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